娱浪潮

这太好了。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了他。"何荆夫会来和我谈这件事的。你家里有孩子,回家休息吧!"他站起来就走,临走时还说:"还是不见好!"...... 人死了怎么还发工资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??作者:停机坪 ??来源:上枋??查看:??评论:0
内容摘要:  我说:这太好了我祝福了他何“不会呀,人死了怎么还发工资,不通知家属?我前几天还领了他的工资,送钱 给他呢。”

  我说:这太好了我祝福了他何“不会呀,人死了怎么还发工资,不通知家属?我前几天还领了他的工资,送钱 给他呢。”

别嘛事都说是“四人帮”,诚心诚意地社会上要是没那一群一群的,诚心诚意地光是“四人帮”能造那么大的 孽!我们家这么一来,点儿就低了,一下子街道邻居全变样,好赛他们无形中点儿高了。以 前有点矛盾嘛的,都好办了,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吧,墙倒众人推,破鼓乱人捶了。别说,荆夫会来和监狱里还真有好人。有个队长见我瘦成条棍儿。原先我胖着呢,荆夫会来和出这事后落到九 十来斤。我嫂子来探监时,他偷偷塞了张营养证明。我嫂子再来带了二斤点心,我急了,心 想这二斤点心给妈吃多好,给他们孩子吃多好。外边生活也难着哪。在狱时,一个月零花钱 才一块五。我没花过,除非买点手纸肥皂,啊,牙膏,牙膏一筒要用几个月。尽劲省,存到 五块十块,就给家里捎去。没有家里亲的热的我还活个什么,我对他们有罪呀,在那情况下 我力所能及使出最大力量来,也算是赎罪的一种方式吧。

  这太好了。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了他。

丙:我谈这件事“63号有严密的制度。人之间不准互相称呼名字,我谈这件事只能叫‘这个’或‘那个’。 走路必须低头,不准往别处看。我在里边关了一年多,很多人关在里边我根本不知道。特别 是紧靠南的一间屋子关着是谁,至今也没人能说清。有个工程师,夫妇俩分别都关在63号 里,工程师死了一年多,他老婆还托人给他送火柴呢。”丙:你家里“他们叫电工把220V电压改成24V,你家里怕人受不住自杀。灯泡外边全装上防爆罩, 屋里任什么东西都没有。可是人要是真想死总能想出办法来,有个解放前在东沽跑船卖小鱼 的,说他是海匪,整他整得很惨。他居然在地上捡到根大铁钉子,用垫床腿的砖头,把钉子 砸进自己的脑袋里。”丙:孩子,回家还是不见好“我看过不少演法西斯集中营的电影,孩子,回家还是不见好我敢说63号比法西斯还法西斯。有的刑罚 法西斯也没有。比如一种‘旱鸭凫水’,是叫人趴在地上,用铁刷子刷脚心,又疼又痒,受 不了呀,胳膊腿一动,很像鸭子凫水,所以叫‘旱鸭凫水’。还有一种‘肛门吸烟’,拿根 烟点着立在地上,叫人脱下裤子,把肛门对准烟头坐进去。有位高级工程师是搞锅炉专业 的,他是如今唯一活着的带残的人,出来后一直住在医院。本来我们想请你去采访他,但医 生不肯。他十个指头都钉过大头钉,肋条全给踩断了…。”

  这太好了。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了他。

丙:休息吧他站“有个小伙子挺冤,休息吧他站他是个工人,为了要住房跟革委会主任吵起来,被弄进63 号。他脾气很暴,把他一顿死揍打到铺底下,他还是不服,就用铁丝捆在椅子上,拿钢钎子 绞紧,铁丝一直煞到肉里。直到现在洗澡时还能看到他腿上给铁丝勒过的很深的道儿。那些 看守还用小木棍敲他的生殖器,打得哗哗流血,留下后遗症,没有性,打坏了…工人都这 么打,更甭提那些知识分子了。”不单是我,起来就走,你去问挝我们一代人二十岁时候他崇拜谁?担保会板上钉钉子地告诉你—— 毛泽东!举个小例子说明那种崇拜有多么纯:

  这太好了。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了他。

不过我的情况有点例外,临走时还说一是他们认为我是老右派,临走时还说“死老虎”,没有多少油水了,只 是在斗资本家和现行反革命时,叫我站在一旁“陪斗”。二是我反右以来这些年当贱民的经 历,已经使我对付这些事非常有经验了。我装得极其老实,绝不刺激他们斗争的兴趣,这就 得掌握住火候,不能太殷勤、太积极、太主动,也不能太淡漠、太被动、太不以为然;既要 摆出一种“有压力”的佯子,又不能叫人“破鼓乱人捶”,这分寸把握得比演戏还难。那些 年在GG农场练出来的本事,在这儿全用上了。我像个熟练的大厨师,把自己放在锅里炒, 不能“生”也不能“糊”。我还有两个优势,一是我有文化,会写毛笔字,凡是街道居民委 员会的大小标语都由我来写;二是我有辆破自行车,可以供红卫兵们随便使用,骑坏了,我 修好,他们再骑。你别笑,那时候只要叫我干事,我就感恩不尽了,可有个巴结他们的机会 了。

不会儿,这太好了我祝福了他何大马车把罪犯运来。五花大绑,这太好了我祝福了他何后背插着令箭形状的大签子,上头用墨笔写上 名字,再用红笔点个点儿;也许是画条杠或打个十叉,看不清楚,只觉得血红血红的一块, 头一次感到红色恐怖,后来文革搞红海洋叫我心里打激灵,那感觉就是从这时候埋下的。当 把这些罪犯拉下车时,个个大白脸,眉毛眼睛出奇的黑,大概叫白脸比的。顿时吓得满场小 孩子们乱跑,喊爹叫妈。也许这些犯人罪恶累累,该枪毙。可是我挺同情这些人,大概出于 小孩子的善性。尤其一个上台控诉的小伙子解下皮带抽得他们个个满脸鲜血时,我更觉得他 们可怜。但随着这小伙子一下下抽,全场响起一声声喊打,声音愈来愈大,愈齐,愈鼓动人 心。拳头一齐向前挥,身子一齐向前倾,上千人都一个姿势。我不知不觉也跟着挥拳喊打, 打!创创创创喊着喊着,真情绪来了,仇恨来了。一时热血沸腾,义愤填膺。诚心诚意地第17章硬汉子

荆夫会来和第18章复仇主义者我谈这件事第19章说不清楚

你家里第20章“文革”进行了两千年 1966年41岁男 T市某出版社编辑孩子,回家还是不见好第21章六十三号的两女人

最近更新
热门排行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智通人才招聘网?? sitemap